太阳城线上娱乐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太阳城娱乐平台 > 正文

和达利一起做梦

2017-7-25 14:53:16 / 太阳城娱乐平台 / 暂无评论 / 字号
和达利一起做梦   陈婧

    波士顿龙虾做成的电话听筒、涂着口红的嘴唇形状的沙发、正在燃烧的人体雕塑,这一切并不只出现在童话和梦境中。时隔30多年,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的回顾展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再次亮相,并引发了全城的超现实主义热潮。

    虽然已是傍晚6点半,但蓬皮杜门口依然排着长龙,等待的参观者还要一个小时才能进入参观,并且预计逗留到晚上11点闭馆。这样的情形在巴黎并不算罕见,或许蓬皮杜将再次迎来历史上最受欢迎的展览——上次纪录的保持者是1979年的达利作品展,那次展览由居住在巴黎的艺术家本人亲自主持,他要求策展人陈列的作品“一定要是让人感觉到庞大、惊人、鲜活和神话般的东西,让每个人都可以意识到自我是独一无二的、无可复制的”。巴黎人用无以复加的热情报答了他,当时巴黎居民几乎有一半都去看了展览。

    而这次回顾展也已经成功了一半。直到三月底,全世界想欣赏达利代表作品的观众都必须来巴黎,也只能选择来巴黎。从出生地西班牙菲格拉斯为他所建的博物馆,到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再到巴黎蒙马特高地上的达利艺术空间,世界上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达利各个时期代表性作品,现在都汇聚了到了蓬皮杜艺术中心,陈列的二百多件作品中包括了雕刻、油画、影像、装置、文献等等,展现了作为雕刻家、画家、设计师的达利“异想天开”的一生。

    巴黎作为欧洲的文化之都,除了有庞大的群众基础,也离不开对艺术家的吸引与接纳。蒙马特高地一直是巴黎“艺术诞生地”的代名词,见证了绘画艺术两百年来的变迁,对世界近现代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在蒙马特高地还是巴黎近郊的一个小村庄时,高地上的小丘广场就已经成为画家和艺术家的聚集地,几乎所有的知名画家都有过一段“蒙马特岁月”,伴随他们的却往往是人生中最清贫、不为人知的日子。

    十九世纪时,雷诺阿在高地上建立了自己的画室营生,留下光影斑驳的印象派名作《煎饼磨坊的舞会》;梵高从荷兰搬到巴黎后的第一个落脚处也在他哥哥位于蒙马特高地的公寓里。在此留下足迹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家包括了德加、毕沙罗、西斯莱和塞尚。到了二十世纪,毕加索与其他贫困的艺术家曾经生活在一座浣衣船式的破旧、昏暗建筑中,没钱喝酒时就用画作赊给狡兔酒吧的老板,还在那里遇见布拉克,与他一同诠释了立体主义。马蒂斯、德兰在这里开创了野兽派的画风并将其演绎到了极致,对现代艺术影响深远。此外,纳比派等艺术家在蒙马特形成,达达主义的先驱杜尚、波西米亚主义的创始人金·保罗都与高地有不解之缘。

    作为二十世纪最受争议的艺术家,达利代表了蒙马特艺术家的一个高音符,他创立的超现实主义不仅仅以一个艺术流派而存在,更成为开启当代艺术的象征性符号。在他的作品里,不仅可以体会到什么是意境难测、行事怪癖,而且彻底颠覆了以“写实”为基础的艺术传统,那些只会发生在梦境里的“虚构”,却成为了艺术的“现实”,让观众感到身临其境。后世的艺术家可以绕开达利,却再也绕不开他创立的超现实主义,文学、电影、服装、摄影,都在以他的方式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世界,对自己理想中的世界进行艺术探讨。

    近几年,法国的经济虽然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但民众对艺术的热情有增无减。2008年,“毕加索和大师们”特展吸引了30万参观者;2011年,巴黎举行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印象派画家莫奈的回顾展,汇集了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代表作300多幅,因为是在冬天举办,参观者冒着严寒排队整整六个小时才能买到一张票,展览最后一天还破例开放了24小时,只为让观众一饱眼福。

    当今天的蒙马特越来越成为游客追忆往事的集散地,蓬皮杜反倒更像是一场流动的蒙马特艺术盛宴,赴宴者或许并不富有,却能与达利一起做梦,去往最真实的“超现实主义”世界。

    

【上篇】
【下篇】